喝最烈的酒,熬最深的夜,挨最痛的打

  • A+
所属分类:其他

儿时上学,淘气玩皮,老师时常跟父母告状,结果都是招来一顿暴打,有时还是男女混合双打,同桌平时遭遇也与我十分雷同,因为大多老师告的是同一件状,我们是同样的错挨同样的打,每日上学和同桌交流挨打体验已成常态。一日,又犯错,且状已告至父母,挨打是必须的,可那日,不知是父母太忙或是要事缠身,迟迟未打,那种等待挨打的心情比直接打了了事更难受,反而打过了也就踏实了,受打前的等待备受煎熬,果然,睡梦中,父亲将被子一掀,小竹条片一顿狂抽,事必,踏实安睡。次日上学,问同桌:“昨晚几点挨打的?我半夜才打,真是迟打不如早打耶”,同桌应“同感,同感,该打不打,如同头顶悬剑,不知何时落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