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上学那会为了不去上学,啥招都使过

  • A+
所属分类:其他

小时候为了不去上课,无所不用其极,不是肚子要拉就是就是脑子要烧,再不行就趴地上狗流哈喇子似的滴腺液。

花招耍多了,父母渐渐明白了,我特么就是在装病!

只要我一说哪里疼,哪里不舒服就让隔壁家出生没多久的小弟弟尿点童子尿来给我喝,治病是假,恶心我是真的!

那味道骚的呀,最狠的那次直接童子尿煮鸡蛋,鸡蛋吃完还得逼着喝汤。

看来装病这招是行不通了,得来点真的!

大冬天的我把脑袋淹水缸里泡着,没事就搞点凉水从脖子里倒进去,冻的像公鸭子走路,尽打摆子。

也不知道那时候吃猪食长大的自己哪来那么好身体,各种办法想尽了,愣是一个喷嚏都憋不出来,喷嚏没有,屁倒不少,似乎那气跑错道了。

后来想想不行,得来大招。

家里有一口石磨,爸妈每次磨完豆腐就会把那磨推子倒挂房梁上。

通过来回几次观察,再拿胳膊比了比位置,通过我那堪比福尔摩斯的精确推算,磨推子掉下来只会砸骨折,断不了。

在一个一人看家的周末,爸妈前脚出门,我后脚就钻进了猪圈(没办法,那玩意儿就挂猪圈上面。)

找来一把铁锹对着磨推子就捣,一边捣,一边把左手放下面接着。

想着接下来的半个月,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左手扎着绷带,右手啃着鸡腿的日子,我咧嘴笑的像电视里的梅超风。

想法是好的,可我那小学四年级的小麻雀儿身材哪里能捣动那接近三十斤的大木头梆子。

捣了快十分钟就见那推子随着房梁左右摇摆,跟得大痔疮的老汉儿坐门槛,就是不下去。

不慎手里的铁楸一滑来了个朝天一炷香,哐当杵脚指头上,疼的我差点含嘴里消毒。

这下倔脾气上来了,丢了铁锹就往房梁上爬,小爷还能给你一根不能动的木头梆子给收拾了?

抗起磨推子的时候我似乎已经忘了要把它弄下去的初衷,也忘了下面还有一头正在吭哧吭哧抖潲水的五百斤老母猪。

拿起容易放下难,一个没抓稳,磨推子带尖的那头顿时如同猪八戒的九齿钉耙中的第五耙,撅垫刨土式,刨在了老母猪的屁股上。

抖潲水抖正欢的家伙先是一愣,一脸懵逼的四处张望,跟着趴下的耳朵突然立起,舌战春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撞开猪圈冲了出去!

看见这架势我吓住了,这老母猪可是家里的命根子,跑了还得了?

跳下房梁,抄起平时打猪用的藤条就追,可是刚刚追出院子我又用更快的速度回来了。

都不用赶那母猪就自己进了院子,甩着流血的肥白大屁股红了一双眼睛撵着我狂拱。

我瞬间眼泪就来了,没见过猪还拱人的,难道这丫知道刚刚这事是我干的?

围着院子跑了三圈,泡菜坛子打翻,嗮豆瓣的坛子打翻,连我最爱的腌菜倒罐也破碎在了这丫无情的铁蹄之下。

本想往屋里跑,又担心这丫五百多斤的劲头会不会把家里土墙舂的房子给撞塌了!

终究是人小腿短,没一会儿我已如同宝马旁边的破奥拓,虽然屁股都冒黑烟了,可卵用没有!再看看老母猪那架势貌似依旧不死不休。

人在绝望中总是会爆发无穷潜力,忽然想起动画片里的一个典故叫请君入瓮,这丫一直追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它给再骗进去猪圈?

想到就做,捯饬着我的小短腿儿拐了个弯,带着一脚的豆瓣酱就往猪圈冲。

可我又忘了一点,刚刚那猪追不上我只是因为身体太肥,掰方向盘困难,可往猪圈去的地方却是一条直线。

回头的瞬间就见那丫支凌着一嘴牙对着我娇弱的小屁股连撬的架势都摆好了。

这一下差点没把我魂给吓飞,大叫一声,跳起来抱着猪圈的柱子就往上爬。

爬了几下我乐了,暗骂自己傻逼,刚刚怎么没想到,早爬柱子这丫还能追我那么久?

可咧开嘴还没笑出来就感觉身下木头柱子一阵轰隆突然移位。

半吊在空中的我回头那一眼正好看见那货流着哈喇子撞断柱子之后一个优雅的神龙摆尾,折回身子看着我,眼睛眯成了关二哥拔刀前的藐视。

猪圈一角突然发出不甘的吱吱声缓缓往下倾斜,漫天飞舞的茅草和尘土迷蒙了我的目光,也迷蒙了我的小小身影。

那一天我如愿以偿的住进医院,不过不是倒下来的房子压的,也不是母猪拱的,是给老爹打进去的。

却只有绷带,没有鸡腿……

发表评论